COSTOMER SHARE
草原资讯

  原标题:为了绿色草原底色更浓

  湛蓝的天空泛过白色的云朵,布哈河畔成群的黑刺林带生长格外茂盛。乘车沿着天木公路一路向西北而行,布哈河水蜿蜒碧清,远端的高山此起彼伏,一直延伸到草原深处。

  8月27日一大早,豆桑加驱车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城的家中出发,赶往离家64公里的祁连山国家公园阳康管护站,开始一整天的巡护任务。穿上冲锋衣,戴上牛仔帽,还不忘摸一摸背包里的巡护监测记录手册、望远镜、GPS手机这三样东西拿没拿全,整装待发的豆桑加像极了一名户外达人。

  “阳康”系藏语,意为冻死野牦牛的地方,这里的大部分区域处在祁连山国家公园的缓冲区内,巡护任务艰巨。豆桑加和另外5名管护队员负责这片区域内的巡山护林、野生动植物保护、森林防火等任务,每周由两名管护员组成小队,24小时轮值巡护。

  等巡护的另一名同伴到齐,豆桑加便骑上嘉陵牌的“铁毛驴”出发了。这个陪伴他多年的摩托车随他翻山越岭,几乎踏遍了管护区35807.69公顷的沟沟脑脑。阳康管护站是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天峻县境内龙门、瓦护斯、苏里、花儿地等7个管护站中的一个,由于管护区域面积较大、地形复杂,管护员们往往都需要顺着山路开展巡护任务。

  “养育我的草原,你我生命的绿色帐篷……”哼着民歌,踏上山路,两人淹没在草原和高山之间。“等等,我去看看那边的草长得怎么样了。”途经苏里乡的团结峰下,豆桑加停了下来。

  “这里的草长得可真快!”豆桑加走近一片用网围栏网住的草地,顺手抓了一下,已经到了手掌的位置。这片草地是祁连山退化草地补播分区中的一部分,仔细一看你会发现与旁边自然形成的草场不同,这里的草布置得方方正正,棱角分明。

  草木繁盛的地方,是孕育生命的摇篮。

  从小跟随父母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放牧生活,21岁便加入林业管护员队伍种草、植树、护林,再到成为专职的生态管护员,35岁的豆桑加把自己的青春都挥洒在了这片生他养他的草原上。

  “保护生态环境是我现在惟一的奔头。”这些年里,豆桑加不仅把自家的牛羊尽数出售,草场休牧,或是承包给合作社统一管理,空闲下来他还会和恰浩尔村的村民们一起拾捡草原上的垃圾,保护生态环境的理念刻进了越来越多牧民们的心里,融入到了他们的生活里。

  有奔头,就有希望。如今,豆桑加每年90%的收入都来源于生态环境保护收益。比如,每年3万元的草原奖补资金,每年2万元的管护员工资,还有平常捡野生黄蘑菇售卖的钱。“环境越来越好了,野生黄蘑菇也会变多,这样我还能多挣点。”豆桑加说,村里现在已经有好多人和他一样,全指着有个好生态、好环境,过好日子。

  北纬38°14′38″,东经98°18′13″,海拔4000米……

  这一天,豆桑加的巡护日常很平淡,没有前几天发现野狼时的激动,也没有像去年冬季大雪封山时的惊险,最值得让他欣慰的便是那片原本退化的草地茂盛了不少……(苏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