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OMER SHARE
草原资讯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牢记总书记的嘱托▶▶
我们搞社会主义,就是要让各族人民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考察时的讲话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魅力草原。(摄影:于宝)
近年来,随着“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在乌兰察布的落地生根,乌兰察布市上下更加重视草原保护工作,草原生态也呈现出向好发展的趋势。2020年7月召开的乌兰察布市委四届九次全会上,市委书记、市长费东斌在讲话中“要做好草原保护的文章。这是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的要求,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乌兰察布人保护、建设草原的决心愈发坚定。
近日,在乌兰察布市林草局草原工作站负责人的带领下,记者走进草原、牧区,从乌兰察布市草原保护和建设的故事中寻找启示。
“一半收入买了草料”
乌兰花镇正北方向60公里的查干补力格苏木巴音嘎查,是一个纯牧业嘎查。斯琴高娃记忆中,牧民家都有天然打草场,草料十分丰富,从不用为牲畜的饲草犯愁。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漫画:“种草护绿”。(绘画:薄涛)
斯琴高娃生在这片草原,长在这片草原,即便在锡林浩特求学,学的也是草原专业。毕业后,她回到家乡四子王旗,在草原站、草监局工作,一辈子没离开“草原”。
“可是,现在很多牧民把卖羊的一半收入都买了草料,对于这个曾经赖草原而生存的民族来说,真是难以想象。”斯琴高娃说。
2018年,斯琴高娃退休。闲不住的她,心系家乡,想在不破坏草原原生植被的前提下,通过种草的方式来改善草原生态环境。
当年,斯琴高娃在父母留下的饲料地里培育了100亩草原优良牧草驼绒藜。2019年,将这些苗子移栽到1000亩草原,今年,移栽面积达到了10000亩。
在乌兰察布市草原站站长张东鸿和斯琴高娃的带领下,记者看到了这片草原。每间隔约8米的距离,整整齐齐地生长着一排毛茸茸的植物,他们告诉记者,那就是驼绒藜,一种多年生植物,耐旱、抗寒、高产,是优良牧草。
在草原上种草不同于农作物种植,不能翻耕,否则就会破坏原生植被。斯琴高娃从光缆开沟机上获得灵感,找焊工师傅做了一个“小号”的开沟机,只需刨开很窄一条沟,就可以把驼绒藜苗栽进去。三年来,加上草种、人工等费用,斯琴高娃投入近50万元。看着栽下的草长势喜人,斯琴高娃甚为高兴,“草长好了就有防风固沙作用,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加入到保护草原、修复草原生态的行动中,保护好我们的家园。”
斯琴高娃所在的四子王旗有天然草原3182.86万亩,占全市的60.61%。四子王旗林草局副局长张熙东介绍,近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保护和修复草原生态环境,包括实施草畜平衡制度、加强草原执法监督、落实草原生态保护奖励补助、实行禁牧休牧制度等。

草原绿,乌兰察布应有的底色

▲乌兰察布市林草局草原站工作人员察看草原植被生长情况。(摄影:张晓鹏)
“退耕还草是一条能致富的路子”
在四子王旗供济堂镇阿莫吾素村,种植大户郭忠流转的三千亩耕地里,紫花苜蓿生长茂密,再有半个多月,这些苜蓿草便可以进行第二茬收割。
郭忠自己养牛,苜蓿草收割后压缩打捆,除了可以现喂,今冬、明春牛的饲草也有了保障。“苜蓿草蛋白高,相当于饲料,喂牲口十分有营养。”郭忠对记者说。
这三千亩耕地,在郭忠流转前种的是油菜籽、小麦等农作物,可是后山地区历来前半年干旱的气候条件,并不能给种地农牧民带来稳定的收入。
“我们这地方前半年容易干旱,很多时候农民买了籽种、下了化肥,吭哧吭哧种进去,一旦遇干旱,庄稼就错过了生长时机,严重的时候甚至会绝收。”郭忠告诉记者,经济作物对水要求比较高,但是草不一样,即使前半年干旱,六七月份开始下几场雨,还是能够长起来。
郭忠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斤草卖8毛,一亩地产500斤草,那就是400元的收入。像苜蓿这样多年生的作物,不需要年年播种,成本要低得多。如果种的草用来养畜,那收入会更高。我们这地方,通过种草、养畜还真是一条能致富的路子。市里提出退耕还草,说明我们的领导是真懂行。”
乌兰察布市委四届九次全会上,市委书记、市长费东斌在讲话中提出“加大退耕还草力度,牧区所有耕地逐年退出,科学合理发展饲草产业,利用3-5年的时间恢复草地植被。”作为一个种养殖经验丰富,并且以此而致富的农牧业人,郭忠的想法与这次全会精神不谋而合。
“草原修复项目让我重燃生活希望”
察右后旗当郎忽洞苏木察汗不浪嘎查牧民张雪平家庭500亩的草原上,披碱草、羊草、冰草、苜蓿草等草种竞相生长,远远望去像一片绿色的海洋。张雪平带着他的拉布拉多狗在草原小径上行走,田园风光盎然入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