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OMER SHARE
草原歌曲

内蒙古新闻网

草原儿女欢歌热舞。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磊 摄

  草原音乐“声入人心”

  7月的广州,阳光和煦。午后的咖啡馆内,“90后”小伙阿桐将一张安达组合的黑胶唱片《故乡》放入唱片机。

  马头琴声响起,瞬间,阿桐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辽阔的大草原,听见了骏马的嘶鸣,甚至嗅到了青草的芳香和泥土的气息,他的心也静了下来。

  阿桐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十几年前,他听到一张蒙古语专辑——哈琳的《蒙古天韵》。《遥远的妈妈》《土尔扈特故乡》……一首首娓娓吟唱的蒙古语歌曲中,有对家乡的思念、对母爱的感恩、对爱情的憧憬,荡人心魄的草原音乐深深折服了他。

内蒙古新闻网

老一辈乌兰牧骑艺术家德德玛老师携手几代乌兰牧 骑演员放声歌唱。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磊 摄

  “那里不是我的家乡,蒙古语不是我的母语。可听着蒙古语歌曲,却能泪眼婆娑,草原音乐就是有如此神奇的力量。”阿桐说。

  与此同时,福建省泉州市的“00后”大学生黄凯松,暑假期间依然在家中刻苦练习着马头琴。高三那年,他无意间听到奈热乐队的《走马》。“当时我连半句蒙古语都听不懂,但乐曲中的奔腾与激昂,以及一嗓多音的蒙古族呼麦艺术让我震撼不已。”黄凯松从此爱上了草原音乐。

  黄凯松专程去了一次内蒙古大草原,开始学习蒙古语、呼麦和马头琴。“呼麦、长调、短调、马头琴、冒顿潮尔、托布秀尔……这些古老的蒙古族乐器和唱法,都深深吸引着我。马头琴曲《回想曲》《万马奔腾》,呼麦《满都拉汗赞》《圣山》等都是我特别喜欢的作品。草原音乐里有对自然的崇敬、对生命的赞美,有辽阔和自由,可以让我的思绪飞到云端。”黄凯松说。

内蒙古新闻网

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蒙古族青年无伴奏合唱团演唱 《鸿雁》。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磊 摄

  毕业于内蒙古大学的山东姑娘陈安梅,已经回到家乡工作5年,但她的歌单里依然有几百首草原歌曲。“我听不懂蒙古语,也不懂乐器,但我非常喜欢草原流行金曲。无论是老艺术家德德玛的《我从草原来》《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等大气抒情的歌曲,还是青年歌手乌兰图雅的《我的蒙古马》《站在草原望北京》等活力四射的曲目,我都喜欢听。草原音乐有着丰富的内涵,每一首歌、每一支曲子都有独特的味道。”陈安梅说。

  即便是在山东,陈安梅也能随时听到草原音乐,家门口的小广场上,总有人伴随着草原音乐翩然起舞。“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每当《鸿雁》响起,她就感觉自己回到了壮美的内蒙古。

  近日,闻名遐迩的民族音乐组合安达组正在为第一季内蒙古沙发音乐节做准备,作为特约嘉宾,他们将与拉苏荣、德德玛等著名蒙古族艺术家同台演唱草原歌曲。

  安达组合的9名成员都在草原上长大,自幼受到家乡民间音乐的熏陶,继承了蒙古族传统音乐的精华。他们以弘扬传播草原音乐文化为己任,手持蒙古族传统乐器,用现代音乐手法改编蒙古族民歌,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他们走出了国门,在30多个国家演出千余场,向世界展示了蒙古族音乐千姿百态的神奇面貌和永恒不朽的生命活力。

内蒙古新闻网

世界马头琴大师齐·宝力高领奏《万马奔腾》。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磊 摄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丰富多元、悦耳动听的草原音乐早已“声入人心”。

  徜徉于草原音乐的海洋中,可以聆听到马头琴传说中苏和与白马的动人故事,领略牧马青年的英姿、感怀蒙古阿妈的慈爱,能够感觉到罕达盖河边布里亚特人的真挚、鄂尔多斯草原牧民把酒欢歌的热情,感受到草原的宽广和包容、自由与无边……

  草原有多辽阔,草原儿女的歌声就有多宽广,草原儿女的琴声就有多悠长。一位网友在一首蒙古语歌曲的页面下评论:“耳机里可装不下这么辽阔的曲子,有时间一定要去内蒙古走一走!”(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李存霞)

内蒙古新闻网

广袤无垠的内蒙古大草原。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晓博 摄

  世界聆听内蒙古声音

  有人说,草原音乐是歌化的草原。听见深邃的呼麦、悠远的长调、悠扬的马头琴声,就仿佛来到了辽阔壮美的大草原。

  广袤的内蒙古草原上,曾有一个又一个少数民族打马走过,留下璀璨的文化印迹,共同缔造出灿烂的草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