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OMER SHARE
草原歌曲

阿尔泰:为草原而歌

文/李  悦  王新民

我们的朋友诗人阿尔泰在《牧牛人》一诗中写到他父亲和酒的关系,其中有两句:“父亲喝酒四十多年,酒喝了父亲四十多年。”随之让我们想到这样两句:“草原养育了阿尔泰一生,阿尔泰歌唱了草原一生。”

阿尔泰和草原心灵相通,血脉相连,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要为草原而歌。阿尔泰,1949年出生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一个牧民家中。辽阔的贡宝拉嘎草原,巍峨的博尔赫山和明澈的乌兰淖尔湖陪伴他成长。是的,那样的环境很容易培育出诗人,所以阿尔泰说:“蒙古族是一个诗歌的民族。”

阿尔泰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能背诵许多蒙古族民歌,他喜欢它们的韵律和节奏。1962年,他升入太仆寺旗宝昌中学,担任了校报《红色青年》的编辑,开始尝试诗歌创作,对诗歌的创作形式逐步由适应到迷恋。1965年,阿尔泰转入正蓝旗上都河中学读高中,这一年放寒假的时候,他和乡亲们一起打井。牧民们艰苦奋斗的精神,深深打动了他,激发他写出了诗歌《打井人之歌》,发表在1966年4月的《内蒙古日报》蒙文版上。这篇处女作面世时他才十七岁!

1968年,阿尔泰回乡参加劳动,1971年成为民办教师,还担任苏木业余乌兰牧骑的创作员,从此,他写的诗就更多了。阿尔泰写诗并不是为了发表之后获得名利,而是从内心深处产生了用诗表达人生感受的愿望。他发表的作品并不多,大多数诗歌都写在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他给这册自编的诗集起了一个题目《笔端下的艺术》。他还主编了三期油印杂志《贡宝拉嘎之歌》。

1972年冬季,他被推荐参加了内蒙古自治区举办的全区首次文艺创作学习班。他见到并结识了敬仰已久的著名作家玛拉沁夫和著名诗人布林贝赫,在这些文学前辈的指导下,他的文学观念有了变化,为此更多地阅读古今中外著名诗人的作品,从中汲取了营养,开阔了文学视野。1973年,阿尔泰在《内蒙古文艺》蒙文版上发表了长诗《恋恋不舍的心》,受到内蒙古诗歌界的好评,认为他的诗歌技巧进步很快。著名评论家内蒙古大学博士那木吉拉第旺还在《内蒙古日报》上发表了评论文章:《值得赞赏的一首诗》。在阿尔泰发表了这首成名作之后,他考入了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锡林郭勒盟文化局工作。

1976年他下乡到了阿巴嘎旗牧区,写了许多反映牧区生活的诗歌。他至今还记得第二年冬天他和牧民共同抗击雪灾,在一房多深的雪地上,望着飞机投下一袋袋的救济粮的场景。这为他的诗歌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他后来深有感触地说:“诗离不开生活。”

阿尔泰的诗歌给他带来声誉。1978年,他被调到内蒙古文联《花的原野》杂志社任诗歌编辑。1984年,他又被内蒙古文联送到内蒙古大学文研班学习,第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学习期间,阿尔泰出版了诗集《带翅膀的马》《阿尔泰诗选》《浪淘集》,其中有些作品还被选入高中课本。他还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为会员。

1988年,阿尔泰当选为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同年冬被任命为《花的原野》杂志社副主编。其后,由于他在工作和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绩,先后任内蒙古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内蒙古文联专职副主席、文联党组成员。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阿尔泰的诗歌技巧更为成熟,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出版了诗集《犊牛的牧场》(1990年)、《心灵的报春花》(1990年)、《儿童文学作品选》(1992年)、《阿尔泰新诗选》(1998年)、《诗话集》(2004年)、《阿尔泰诗选》(斯拉夫文版,2007年)、《阿尔泰蒙古风》(2008年)、《阿尔泰诗选》(中文版,2009年)、《我的草原》(2011年)等著作。其中诗集《心灵的报春花》《阿尔泰新诗选》分别荣获第四届、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1995年他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劳动模范,2000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家,2009年8月荣获“内蒙古自治区文学艺术突出贡献奖”,2011年荣获“朵日纳文学奖”大奖。2010年阿尔泰退休,全身心投入诗歌创作。

他对自己的作品,更为重视的是牧民读者的评价,因为他写作的目的就是为草原歌唱。每当他向我们讲起牧民粉丝把他的诗集写在哈达和手绢上时,他就非常激动。在广场和牧场上,经常有陌生的牧民向阿尔泰献上哈达,背诵出阿尔泰的经典诗句。有位牧民送给他一个木雕的笔筒,始终摆在他的书桌上,笔筒上刻着一行字:“大青山一样魁梧的阿尔泰,写出的诗歌如黄河的浪花”。设想在他写作疲累的时候,看一眼桌上的笔筒,一定会振奋起来。

除了写诗,他还将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诗集《草叶集》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诗选》翻译成蒙古文,将草原和世界文学连接在一起。